14
2022
06

进城的公车上 - - 进城的公车上 -

发布日期:2022-06-14 21:56    点击次数:200

进城的公车上 - - 进城的公车上 -

“骆红,你今天是不是要进城啊,我拉你去啊,正好我有事情到城里去办。”这时候我看到在诊所外边停着一辆警车,车窗打开,顾海滨从车里伸出脑袋,看到我站在诊所里面冲我喊着  我还没答应,刘峰的也也开到了门口,冲着我喊道,“骆红,我来了,走啊!”  听到有人喊,春雨阿姨也走到门口,一看是顾海滨和刘峰。春雨阿姨笑着说,“美女就是不一样啊,都抢着送你,不像我老太婆都没人搭理了。怎么,选哪个?”  真真是为难我了。在我的心中喜欢顾海滨那样壮实的男人,可刘峰的家庭让我心动,更由于他的父亲刘刚,如果能和刘峰结婚,那么就可以天天看到刘刚了,而且可以和他生活在一个房子里。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刘峰也看到了海滨,“海滨,你也去城里啊,要不你和骆红一起坐我的车吧。  “不行,刘峰,我有任务,要不你们坐我的车吧。”  “刘峰看了看顾海滨的车,是老的捷达,很破旧,公安系统基层基本没什么好车,能有一个车就不错了,和自己的奔驰相比是差多了”  他们两个一起看着骆红,骆红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选择任何一个都会伤了另外一个,而且自己现在真的还没有想好是选择他们两个还是还会有更好的选择。  “我谁的也不坐,我坐公交车去。”我说出这样的想法不但刘峰和顾海滨惊诧,连春雨阿姨也觉得匪夷所思。但既然注意打定了,我走过他们两个的汽车,朝公交车站走去,看到我真的去做公交车,两个人下了车一前一后的同时跑过来站在了我的左右。都说要陪我坐公交。  “你不说必须开警车去吗?你去开吧,我陪骆红去。”看到海滨也过来,刘峰说道。  “我忽然想起来我们的任务不着急,不如做公交车去给国家省点钱。顾海滨回答道,然后反问刘峰,你不说我车不舒服吗,公交车更不舒服,你还是回去开你大奔吧。  “我这一年也做不了一回公交车,体验一下生活正好,尤其有美女相陪,人生岂不快哉,说完用眼神看着顾海滨,做出一种高傲的举动。两个好朋友谁也不看谁,站在骆红两边一起朝公交车站走去。”  由于今天是周日,去城里的人很多,队伍已经排了很长,虽然春雨阿姨给了自己一天的假期,可自己也不好在外边呆的时间太长,于是春雨打算不坐座位了。刘峰显然还是想弄个座位,可骆红上了车,自己也不能再下面排着,只好也跟上了车。到了车上,骆红找到一个前面没人的地方,也就是一个夹角的位置,旁边就一个位置了,刘峰眼疾手快的站到了骆红旁边,和骆红并排站着,海滨只好站在骆红的后面,双手把着上面的栏杆。最开始车上的人不多,可随着经过的站点越来越多,车上的人变得越来越多,海滨原本在后面支撑着,保护着骆红,可人流是汹涌的,他自己的力量也没办法抗拒好几十人的力量,最后也贴到了骆红的身上。  感受着骆红的温度和头上的香味,海滨比骆红高一头,可以彻底闻到骆红头上的味道,不知不觉,海滨的下面已经竟然硬了起来,他努力的让下身离开骆红,但只能离开一点点,他坚硬的阴茎还是紧紧的贴在了骆红的身上,骆红感觉到后面海滨的变化,试着几个姿势避开,可最终还是没有完全避开。  但此时的我其实没有想避开的想法,那种坚硬的炙热感在后面顶着好舒服。忽然司机一个急刹车,车上的人汹涌的甬道了后面,海滨的阴茎一下子插到了我的两腿之间,我穿着裙子和丝袜,这回他的阴茎竟然硬硬的插入到了我的阴道外侧,和我的阴道就隔着丝袜,我已经完全能感觉到他阴茎的热度,相信他也感觉都了我的阴道的温度。原来是车到站了,司机怕下面的人上不来,耸动了一下车,这样车前面就出了一些地方,车下面的人疯狂的拥挤着挤上车,海滨想恢复原来的姿势已经不可能了,而且后面的人还在不停的拥挤。  车又开动了,由于我和海滨有高度差,他的阴茎在中间竟然起了一个杠杆的作用,我必须得轻轻点起一点脚才行,他坚硬的阴茎已经紧紧的顶到了我的阴道口,是那种横着顶的,如果是竖着,是一个公车色狼真的想插入的话,我估计隔着丝袜都已经插入到我的阴道中了。  海滨的阴茎真的好粗好硬,我感觉自己仿佛坐在了一个树枝上,随着车辆的行驶,我们在隔着丝袜摩擦,我甚至已经感觉到了他龟头的形状,要不是他的阴茎长,短一些的估计已经顶进了我的阴道。  我的下面已经湿了,我努力克制,这东西却奇怪,越是克制越无法克制,我感觉自己下面不断流出的液体已经隔着我的丝袜,他的裤子和内裤,打湿了他的龟头。我门的体液其实已经在交换了。我们两个心照不宣,谁也没有说话,不停的摩擦让我甚至都有些产生快感的呻吟。  旁边的刘峰以为我被挤得不舒服,还在埋怨后面的海滨,“你这么壮,多用点力,看把骆红挤得。”  估计这时候海滨在想,我要是在用力,估计已经都挤进骆红的阴道里去了,真的成了性交。  随着一站站的过去,我感觉到车里的人其实没那么拥挤了,但海滨还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我坐在他硬硬的阴茎上已经快一个小时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耐力,如果真的和他结婚了,做爱的时候岂不是能不停的抽插一个多小时,到时候自己能不能受得了呢,是不是会如书上所说的高潮到晕厥。  车终于到站了,大家开始陆续下车,我看到海滨率先转过了身,而后将自己的衣服从裤子中拉出来,挡住了自己的裆部,应该是我的淫水已经彻底打湿了他的裤裆,他好遮掩一下,这时候我的下面也是,丝袜和内裤都已经湿透了,幸亏现在的天气比较热,应该一会就能干。  回去的时候由于时间的关系,人很少,我们都有座位,我们三个并排坐在车的最后面的座位上,我坐在了最角的作为,刘峰挨着我坐,海滨并没有和他争抢。刘峰显然是累了,在车上一会就睡着了,他靠在海滨的肩膀上,我和海滨相对一视,虽然我们彼此没有说话,但我们都知道彼此心中所想。  春雨阿姨的儿子回来了,春雨阿姨邀请我一起去,我说你们好长时间不见了,难得在一起,就多陪陪儿子吧为理由拒绝了。  今天由于没有去买个人用品,那边有小流氓也没有买成,趁着天还不黑,我去了夜市,买了东西在回诊所的途中碰到了海滨。  “这么巧?”  “是啊,真巧,吃完饭没什么事情,出来遛弯。”  “今天的事情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没办法控制自己,其实我不是那样的人,海滨越说声音越低。”  “没什么,我是学医的,知道这些的,我都忘记了”  看到我不在意,海滨如释重负。“我能送你回去吗?”  “当然可以,有个警察做保镖,看谁敢欺负我”我的话将他也逗笑了,虽然回去的路很短,但我们觉得很长,说了好多话,直到门口的时候,海滨才依依不舍的和我挥手告别。  躺倒床上,我又做了性梦,梦到海滨粗壮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我达到了一次又一次高潮,但另外一个阴茎竟然插入了我的肛门,两个阴茎一起抽插,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我回头去看,才发觉插入我肛门的是刘刚。在他们两个中间,我迷失了自己。  【完】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


Powered by avmh46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