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2022
09

别再逼秋瓷炫离婚了

发布日期:2022-09-22 04:15    点击次数:115

“林品如”杀回来了。

秋瓷炫出演的两部韩剧接连上线,先后登上豆瓣热门榜一。

班底配置是电影级别,演员堪称影帝影后联欢会。

《苏里南》中,韩国国宝级影帝河正宇是男主角,秋瓷炫演他的老婆。

张震演了个“傻黑甜”,还只是男六号。

另一部《小小姐们》,改编自《小妇人》,是女性群像剧。 编剧和美术指导是《分手的决心》班底,熟稔朴赞郁式悬疑风。

这部剧最大的惊喜,是秋瓷炫。

短短两集,还没有多少戏份,秋瓷炫就把一个双面女人的形象立住了。

表面是每天穿同一套衣服的朴实穷会计,被同事排挤成边缘人;

实为计划缜密偷走公司700亿资产、奢侈品多到拆不完的暗黑白富美。

死后留给朋友20亿韩元的现金,那700亿秘密转到朋友账户里。

一面顺从隐忍,一面肆意妄为。

这种两极角色的难度毋庸置疑,但秋瓷炫总是能切换自如。

在表情包大剧《回家的诱惑》里,她从林品如到高珊珊的变身堪称脱胎换骨教科书。

“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一响,战歌起,逆袭名场面有。

这大概是国内最早的大女主爽剧了。

大女主的精髓,在于苦和强的两种极致。

能演好,靠演技,也离不开经历。

秋瓷炫本人,就是现实版的反转大女主。

从小被至亲厌弃,为了逃离伤痛独自来中国打拼。

演部戏要背40册剧本,后来终于凭《回家的诱惑》在中国红成顶流。

她的逆袭够极致,却没有爽感。

秋瓷炫给出了另一种可能性——

逆袭可以变得锋芒毕露,也可以像她一样。

始终温热。

美强惨本人

秋瓷炫的坎坷,说起来丝毫不亚于电视剧情。

家族重男轻女。

她父亲有7个兄弟,7家全都给她奶奶生下了孙子。

只有她妈妈,生的是两个女孩,因此总被她奶奶骂。

父亲体谅不了妻子的难处,两人没少吵架。

至亲也不爱她。

她原本有一个妹妹,小时候不幸溺亡。

重男轻女的奶奶,说秋瓷炫是上天带来的厄运,是家族的灾星。

就连她的妈妈,也把失女之痛发泄到了她的身上。

一旦哪里做得不好,妈妈就骂她: 应该是你替妹妹死。

被最亲的人,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

明明是幸存的独女,不仅没有被加倍呵护,反而成了家庭伤痛的承受者。

18岁那年,秋瓷炫在准备高考,父母却在闹离婚。

家庭纷扰间,她考上了檀国大学戏剧系。这所大学的艺术领域在韩国名列前茅,刘亚仁、金敏喜等艺人都毕业于此。

而在离婚边缘的父母,为谁给女儿付300万韩元的学费,争得不可开交。 (按照当时的汇率,300万韩元约为1.66万人民币)

秋瓷炫只好接更多的工作,为自己挣学费和生活费。

最困难的时候,她甚至为了生存去拍情欲写真,险些误入歧途。

但依然因为负担不起费用,秋瓷炫入学没多久就休学了。

父母在这时也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爸爸不管她,妈妈又远嫁日本,独留她一人在韩国漂泊。

双亲健在,秋瓷炫却过成了孤儿。

成名前的每一道坎拿出来,都是足以压垮人的存在。

秋瓷炫呢,不但能捱过去,还要活得漂亮。

2003年,秋瓷炫第一次来到中国,出演电视剧《恋香》,和彭于晏搭档。

后来总有报道说,韩国艺人成名后来中国捞金。张娜拉在中国断了戏路,正是因为坦言此事。

秋瓷炫不同。

与彭于晏搭戏并非资源好,彭于晏当时才初出茅庐,这是他第一次演男主。

彼时 非典横行,成名的韩国艺人都不愿冒这个险。

后来在国内走红的韩星,蔡琳、张娜拉、金喜善,都是非典过后才来华发展。

邀约被剩下,才轮得到秋瓷炫。

来中国拍戏,于其他韩星是冒险,于秋瓷炫却是那根活下去的稻草。

所以,轮到她后,“连思考都没思考就同意了”。

因而,就算后来火了上韩国综艺,秋瓷炫也强调自己并非在韩国有了大批粉丝的韩流明星,而是在中国重新出道的新人演员。

异国他乡重新出道,难度可想而知。

不会中文,她就背完整个剧本。

一部剧的剧本,连同对手演员的台词一起,有40本册子,她背得滚瓜烂熟。

对戏的时候,中国演员说的是哪句台词,她都清清楚楚。

看到别的韩国艺人因为语言不通发展受限,她就苦练中文。

很快,她的中文肉眼可见地变流畅。

9年之后,她已经能用中文和国内演员搭戏,不再需要背长篇剧本了。

“美强惨”用在她身上,再合适不过。

秋瓷炫的笑,始终透着一丝苦。

嘴角弯起,上扬弧度恰到好处,却没有开心的感觉。

早年的遭遇,让秋瓷炫总能演尽角色的悲情。

《大旗英雄传》的水灵光,是童年的白月光之一,她清丽纯澈,在阴差阳错之下爱而不得。

《楚留香传奇》的女魔头琳琅,狠辣中是被爱人放弃的绝望。

《回家的诱惑》里,林品如被婆婆欺辱时,秋瓷炫在演角色,也在演她的妈妈;

林品如离婚后那种一无所有,抓住机会便放手一搏的样子, 分明就是她自己。

林品如这个角色最为人称道的,是眼神的转变。

蜕变成高珊珊后,她看人从懦弱躲闪,变成了坚定犀利。

见洪世贤一步步走入她的圈套时,眼神带刺,胜意上扬,却难掩落寞。

这种落寞,秋瓷炫体会了太多次。

难做剧中人

当初只身一人来中国,秋瓷炫是想要抓住一个机会,更是为了逃离家乡。

在异乡感到孤独,多少显得自己没那么可悲了。

秋瓷炫曾因为韩国电影《生死决断》拿了许多奖,可从热闹的颁奖礼回到家,等待她的不是家人,而是空无一人的房子。

她就那样在沙发上坐着,足足发了一个小时的呆。

再多的光鲜和荣耀,此刻都像是个笑话。

秋瓷炫曾坦言,过节喜欢做的事情是拍戏,这样就能跟一帮人聚在一起,不寂寞了。

孤独是她挥之不去的人生底色。

秋瓷炫心中始终有个窟窿,纵得鲜花和掌声,也根本无法填满。

直到遇见于晓光。

秋瓷炫公开恋爱时说:“自从认识他之后,我每天笑着开始新的一天,并笑着入睡。”

的确,《同床异梦2》中两人的相处片段,堪称蜜糖加工厂,让中韩两国观众一同磕生磕死。

动不动就亲亲抱抱、“腻咕腻咕”。

于的宠妻形象更是深入人心。

比如会自觉打扫家里,会在去外地拍戏前给秋瓷炫做早餐;

秋瓷炫孕期想吃水果,他挑最大的草莓,喂到她嘴里。

惹秋瓷炫不高兴了,就撒娇做鬼脸哄她开心。

小事殷勤,大事听话。

秋瓷炫提出要制定结婚协议,条款有些许霸道:

网购成瘾的于晓光一周只能网购一次;

钱归秋瓷炫管,一个月只给5000零花钱;

出轨就净身出户。

于晓光也乖乖签上:“你开心就好。”

看到这样的日常,所有人都觉得,秋瓷炫终于能被好好对待了。

但秋瓷炫从未单向索取,她用最大的爱意回应于晓光。

两人的婚礼,是当时火遍全网的大型飙泪现场。

秋瓷炫为于晓光悄悄准备了特别环节——向于晓光求婚。

她说:

“你不知道我有多感谢你。

没有家人朋友,独自远在他乡,对于孤独地只能忙于工作的我,你是给予我力量的人。”

“要和你一起走下去的这一生,我觉得实在是短暂。

如果可以的话,下辈子我也一定要遇到你。

我现在准备向你求婚,下辈子要不要也和我结婚?”

穿着婚纱的秋瓷炫,单膝跪地,向于晓光递上了戒指。

婚礼片段在节目中放出后,收视率直接从5冲到11,登顶同时段收视冠军。

韩国婚姻介绍所调查结果显示,25岁男女最羡慕的夫妇第一名,是于晓光和秋瓷炫。

秋瓷炫连同所有观众,一起沉浸在“得夫如此,妇复何求”的蜜糖里。

只是当时有多甜,后来就有多失望。

节目中,秋瓷炫曾认真地跟于晓光说:我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如果你出轨……

没等秋瓷炫讲完,于晓光就用蹩脚的韩语抢答“你死我也死”,惹得节目观察室嘉宾们哄堂大笑。

不曾想却一语成谶。

去年,于晓光被爆出轨,画面中一位同行女性坐在他的大腿上。

其实早在6年前,他就被拍到和女性当街牵手,那时已经跟秋瓷炫在一起了。

他两次澄清的理由都是:很熟的女性朋友。

一次是至交好友,一次是喝醉的邻居。

道歉也甚是荒唐,“再好的关系也要注意分寸”。

网友期待看到秋瓷炫变身高珊珊,离婚独美的样子。

秋瓷炫,到底不是剧中人。

她没有选择离婚,而是选择相信于晓光。

道歉声明,秋瓷炫也写了一份,还比于晓光的要长。

即便错不在她。

图源:新浪微博

时至今日,秋瓷炫也依然会po出两人恩爱的照片。

其实,秋瓷炫的选择不难理解。

她曾表示,当初看到于晓光的家庭之后,才下定决心嫁给他。

于妈妈记忆力不好,会每天写日记,记下和儿媳之间开心的事情。

还特意学习韩语,只为告诉她:“我女儿最棒!我爱你!”

婚礼那天,秋瓷炫的父母、亲戚一个都没有到场。

于爸爸说结婚贺词的时候,第一句话是对秋瓷炫说”女儿你好”。

于晓光的姐姐也对他们极好。

身为室内设计师,不但包揽两人新房的装修,就连床单被套这种小事,都给置办到位。

对秋瓷炫来说,既然丈夫的家人愿意做自己的家人,那么丈夫的家,就是自己的家。

连感恩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想要离开呢?

越被伤害,越坚硬冷漠的样子,荧屏和现实中常有。

秋瓷炫却是,纵使被伤害无数次,也依然能用真诚和信任去对待他人。

她的强大,正在于此。

美强软

秋瓷炫强大,但不坚硬。

从受气包到复仇女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戏码,不曾出现在她身上。

她没有享受过太多母爱,却因为看到父母并不幸福,主动鼓励妈妈离婚。

17岁的她,跟妈妈说:

“你是很漂亮的一个人,我觉得你还年轻,你去找别的爱人吧。”

她不愿让妈妈被自己束缚。

早年经历公之于众后,父母自觉愧对她,常发短信讲抱歉。

秋瓷炫还安慰起父母,说不用他们道歉。 毕竟这张脸是父母给的,没有早年的坎坷,也不会有如今的成就。

“真觉得对不起的话,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是最好的回应了。”

也许她唯一的坚硬,是对待奶奶了。

成名后奶奶想要见她一面,她不愿再见。从前奶奶对妈妈太过糟糕,去见奶奶,意味着对不起妈妈。

坚硬里头并非冰冷,到底还是一团温热。

生产时,秋瓷炫是39岁的高龄产妇,因为产后痉挛导致吸入性肺炎,被送进特护病房,一度不能自主呼吸。

33天后,秋瓷炫未等身体完全恢复,就接受了采访,向大家报平安。

她用丝巾挡住脖子的伤口,沙哑着嗓子对大家说:不必担心,我很幸福。

九死一生之后,她想到的,还是感恩别人。

女性从出生到婚姻要承受的绑缚和伤害,秋瓷炫经历了个遍。

被属于女性的枷锁裹挟,一路挣脱,一直向前。

只是,秋瓷炫从中挣脱后,也没有因此变得怨戾,不见丝毫锋芒。

面对生活的刺,她不是去碾碎磨平。

而是把刺温柔地包裹起来,独自消化干净。

她的柔软,温热着家人,也滋养着陌生人。

顶着命运的巨石越过重重山脉站在山顶,也依然能看见山底的人。

新冠疫情刚爆发之时,她连同丈夫一起为武汉捐款,是第一位为武汉捐款的韩国女明星。

她的那场婚礼,最动人的地方其实并非求婚感言。

秋瓷炫本不想收礼金,奈何宾客众多,热情难灭。

于是她便把婚礼所有的礼金全部捐了出去。

捐赠的项目,是帮助等待被领养的儿童寻找新的家庭。

图源:新浪微博

体会过无依无靠、无人爱的感觉,在自己找到家的时候,不忘为更多孩子找家。

明明在逆境中成长起来,却始终对人、对生活都抱有最大限度的温柔和良善。

美强惨的命运设定,秋瓷炫给生生扭转成了 「美强软」。

其实很多网友对秋瓷炫的关注点,依然在于希望秋瓷炫离婚独美。

正如那句豆瓣评论:

“结什么婚生什么娃,演技明明这么好,搞事业多好啊。”

图源:豆瓣

影视作品中,美强惨变冷血美人的反转常有。

十年前的蜕变版林品如和钮祜禄·甄嬛,近几年的“致命女人”们,都是相类的叙事。

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温柔的女性形象是不被鼓励和看见的,她们似乎太符合“传统”——

很坚韧,但也太温吞,不够洒脱,没有爽感。

但挣脱传统的模板,并不意味着要忽视或否定过去的样子。

之前她姐和心理咨询师张春对话时,张春就提到, 比起告诉女性“怎样进步”,告诉女性“你有权利做任何选择”的声音是更重要的。

认为秋瓷炫,以及秋瓷炫们“应该”按照某种叙事走,不管这种叙事有多前卫,只要不是她的选择, 终究也是新的枷锁和绑缚。

而秋瓷炫的选择,是温柔、良善和包容,对丈夫如此,对亲人、对观众、对陌生人亦是如此。

这是她对抗命运所拥有的,最强大的武器。

她姐无法去苛责她,放弃这样强大又柔软的自己,成为痛快离开丈夫的潇洒女性。

那不是她。

就只希望她真的有在被好好对待,真的有被人好好疼爱,真的拥有了可以依靠的家。

那句“尊重、祝福”,送给别人或许是在玩梗。

对她说,就只有真心实意。

点个 「在看」,愿秋瓷炫一片赤诚终有回应,永远有人真心爱她。

也希望少一些女性本不必经历的坎坷。

只有美强,没有惨。 她刊

监制 - 她姐

作者 - 羊毛

微博 - @她刊iiiher

发布于:山东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


Powered by avmh46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