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2022
08

八路军卧底连长竟然给鬼子洗脚,恶俗!更恶心的是还有人磕起了CP

发布日期:2022-08-21 04:53    点击次数:118

在流传甚广的抗日神剧名场面中,撕鬼子、裆藏雷、手雷炸飞机等层出不穷的奇葩情节倍遭网友吐槽。

至于那部将武侠和冷兵器“双效合一”发挥到极致的《抗日奇侠》,更是已经成为抗日神剧里程碑式的作品。

连“劈空掌”都使出来了,你还能说什么,还有什么好说的?

本来以为这已是抗日神剧巅峰之作,没想到在看完一部抗日题材历史剧后才发现,跟它比起来,那些飞檐走壁飞腿神拳都不过是弱爆了的小儿科。

2015年由耿乐,蒋林静和张晓晨出演的历史剧《我把忠诚献给你》自播出之后,所引发的质疑和非议至今尚未平息。

而剧中颇有几分诡异甚至暧昧的桥段还火了起来,被制作成各种各样的或恶搞或戏说的短视频,备受追捧。

先简要介绍一下情节:智勇双全的八路军连长关大河,因为在战斗中负伤阴差阳错被敌人误认为伪军中队长。他以一个战士对党的无限忠诚,化身为伪军中队长“赵兴”,杀敌寇,救战友,策划战俘营暴动计划,在敌营中克服种种艰险继续坚持斗争,最终在生死搏杀中证明了自己的赤胆忠心,也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按照卧底剧的一贯套路,为了增加可看性,是必然要安排一个对卧底人员心存疑虑处处考验的敌对分子。

而日军军官格木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虽说如此,但编剧特意设置的他要求关大河给他做仆人的这个情节还是让人感到奇葩不解。

他先是让关大河自认仆人身份,并以此调整口气态度。然后关大河便以仆人身份开始猫着腰手持笤帚清扫房间地面。

格木看似还比较满意,他突然说了句,赵兴君,我看你很有做仆人的天分,不如这样,我给你开薪水,你开个价吧?

(这是什么操作,不但关大河,连我也楞住了。这还假戏真做上了?)

接着,格木命令关大河去打一盆热水来。

当关大河打了一盆热水放在端坐在沙发上的格木面前时,他听到了一个令他难以置信的声音:给我洗脚。

什么?关大河傻了。

格木仰起头来用他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盯着关大河,重复说,给我洗脚,洗脚洗袜子。

关大河面带难色:可是现在是大白天,还是在您的办公室。

谁知格木接了句,我就是喜欢大白天在办公室里洗脚。

(我怎么听出来那么一点点撒娇调情的意味)

接着,格木高高翘起腿来。

关大河面色凝重地望着那只放在自己面前的脚,天人交战一番,终于战胜自己,给格木脱下马靴,然后露出纤尘不染的雪白袜子。(这是一个战争期间军人的袜子?)

鞋袜脱掉后,关大河将格木赤裸的脚放进水盆里。

格木忽然发怒了:水怎么这么烫,你要烫死我吗?

看到关大河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英俊的格木好像突然“怜香惜玉”起来。

算了,烫一下更舒服。

(是我的思想不健康吗,听了这句话,再配合格木君歪头斜睨的表情,我怎么听出了一丝类似调情的意味)

尤其再配上格木这个咬嘴唇的微表情,简直不要太甜太虐太销魂。

我明白卧底影视剧里都要安排一个处处难为主人公,增加他完成任务难度系数的旗鼓相当的敌对人物,但这个格木君,我真搞不懂他这个操作究竟是高端心理战术还是“以权谋私”借机满足自己的小癖好?

如果说以往的抗日神剧是集武侠、奇情、科幻甚至玄幻于一体的大杂烩,那么这部剧可谓推陈出新,竟然添加了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耽改”味道。

这谁遭得住!

实在搞不懂编剧设置这样一个情节究竟是何用意,是增强敌我斗争的艰巨复杂性?那我怎么没看出来。

还是烘托格木的狡猾奸诈?实在抱歉我也没看出来。

如果把这部剧对应耽改剧,我怎么倒觉得格木和魏无羡有得一比,而关大河倒有几分蓝忘机的影子呢?

这哪里有一丝敌我对峙甚至生死对决的意味!

平心而论,这个情节的设计完全是游离在剧情之外的狗尾续貂,完全看不出上下必要的情节衔接,也对烘托人物心理推进故事发展全无作用,显得莫名其妙不说,而且令人极度不适。

但令人不解的是,这样一个看似严肃,实则夹带私活的庸俗情节,竟然备受关注,被某些网友赋予了别有用心的解读。

居然有人这样评论:导演和编剧为了吸引年轻人看抗日剧真是煞费苦心啊!

对这条评论我也是醉了,剧情丰富饱满,情感真挚感人,场景真实震撼的严肃战争题材年轻观众不爱看吗,欣赏不了吗,那怎么解释《长津湖》的票房大捷?

用这样恶俗的情节吸引青年人观看严肃剧目,有这么“吸引”的吗?

这还不算什么,更震碎三观的是某些网友对这段恶俗情节的追捧,居然有人认为应该给这段“洗脚戏”打5分。

更有甚者,觉得“格木和赵兴爱的小互动很可爱”。

还有人狂呼:这对CP爱了,爱了!那销魂的咬嘴唇,迷离滴眼神,我要是耿乐我也要沦陷啊……

看此评论,如果说这部剧已令人极度不适,那么这些三观尽毁的评论直接使我觉得恶心欲吐!

这种不分是非对错的调侃戏说真是对当年为民族家国浴血奋战的抗日先烈的莫大亵渎!

试想如果这两位男演员不是要颜有颜,要男人味有男人味的帅哥,她们会这样津津乐道吗?

不客气地说,如此不讲原则立场的舔颜,未免太过花痴。

花痴到只见脸而目不见物的程度。

这样的人,本质上和那个为了“治疗”自己而“超度”日本战犯的吴爱萍有什么区别呢?

最后,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的编剧和导演都已黔驴技穷江郎才尽,拍不出像《亮剑》之类激荡人心的优秀作品的话,那么索性还不如就拍飞檐走壁、手雷炸飞机吧,总好过让这些充斥恶趣味的低俗剧目大行其道。

我是仇意,欢迎关注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发布于:甘肃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


Powered by avmh46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