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2022
08

普京已无指望乌战获胜,中亚小兄弟们纷纷远离,唇亡齿寒

发布日期:2022-08-13 06:01    点击次数:97

俄乌战争近期虽然仍呈胶著状态,但战争情势的转变已透露出端倪。

从乌克兰情报总局传出消息称,开战5个多月来,俄罗斯已经消耗掉其导弹库存将近6成,但未来仍有大量前苏联时期库存的导弹可以使用。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从开战以来双方的武器库存与兵源补充来观察,普京在这场战争中已没有战胜的希望,而当中造成胜负的因素,从一开始俄方速战速决策略失败后就已经确定下来。

欧洲情报界传出消息称,在经历数个月的消耗战之后,目前乌军还看不出有反攻的气势,但俄方也没有组织有规模的攻坚战。

美国中情局认为,俄军战损减员已超过6万人,其中1.5万死亡、4.5万受伤,加上乌东亲俄部队,作战人员应不到15万人,兵力无法形成优势,再加上弹药缺乏,短期内以“休整”为名,未发动像样的大型攻势也是很自然的事。

分析人士指出,俄罗斯在战争爆发前2个月内打闪电战失败,就已经注定了战争的走向,它给了乌克兰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动员后备兵源,并接纳西方国家的武器,同时在作战中快速推进武器与人员训练等军备“北约化”。

乌克兰驻美大使日前指出,在补充兵源上,今年内还会陆续有100万完成训练的兵源投入战场,明年还能再增加200万人,这是乌克兰应对战争采取全国总动员的结果。

反观俄罗斯,因为没有宣战,从一开始投入20万人后,又调回去一部分义务兵,补充的兵源很少,经过战损后即出现严重缺员。目前在战场上的俄军估计比开战初期少了3成,很多满编600人的营级部队目前缺员甚至高达半数以上。

以俄军Rosgvardia第604特种部队为例,新加入的士兵只训练3个月就上战场,同时俄联邦议会还修法让一些中老年人接受征召入伍服役,可见得缺员情况的确十分严重。

在补充兵源上,乌克兰今年内还会陆续有100万完成训练的兵源投入战场,明年还能再增加200万人,图为乌克兰部队为阵亡官兵举行葬礼。

在兵源之外,若从武器的角度观察,在经历数月的缠斗下,俄罗斯装甲车等重形武器损失极大,连一些库存老式装甲车都已开上战场,战事拖延也使得导弹与其他先进武器快速消耗,加上受到西方制裁,制造武器需要的精密零件与材料遭到禁运,产能大幅下滑,只能靠库存做补充。

如果导弹等先进武器弹药打了5个月消耗了大半,剩下的可能就撑不到年底了。

反观乌克兰的情况却正好相反。战争开打没多久,使用俄式装备的乌军很快地就面临装备不足的窘境,而除了便携式与用后即弃的武器(例如单兵武器、标枪与针刺导弹、自杀式无人机等等)之外,乌军无法使用北约提供的重型武器,因此最后是协调由波兰、捷克等同样使用俄式装备的国家提供大型武器,据称光是俄式坦克就多达200辆。

然后乌克兰要利用这个缓冲期让部分人员接受使用北约武器的训练,并组建相关的后勤体系,才能将武器系统逐步北约化,如此才能用上北约国家所提供源源不绝的大型武器或先进装备。

从一份乌克兰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向北约提出的装备清单中可以发现,战争前3个月要求以北约装备武装10个炮兵营,目前据称已装备了12个营,7月底这个数字还会加倍。

乌克兰士兵在顿涅兹克战场上驾驶北约提供的自走炮

北约对这些炮兵营还将提供50万发导引炮弹,价格虽然高达每枚数万美元,但威力十足。以此进度推测,乌军的武器装备北约化的进程应该能在年底前基本完成,如此一来乌军就具备打长期消耗战的条件。换言之,最近1、2个月应当是人员训练与武器装备较为尴尬的时期,但这个窗口正在快速地缩小。

曾经在6月初向英国媒体抱怨乌军缺乏炮弹的乌克兰情报总局副局长史基比特斯基(Vadym Skibitsky)近日表示,他们密切注意俄罗斯所使用的武器数量与状态。

乌克兰情报总局副局长史基比特斯基

根据估算,俄军迄今已消耗掉库存中55%到60%的导弹,但仍有大量旧苏联武器可供使用,例如巡航导弹、Smerch、Uragan、BM-21 Grad火箭和各种类型的航空炸弹。俄军缺乏先进导弹是因为在国际制裁下,俄罗斯军火企业无法获得生产先进导弹的外国零件。

自俄乌战争以来,俄军发布的伤亡人数已超过4.2万人,其中阵亡人数已超过苏联在整个阿富汗战争中的阵亡人数1.3万人,按这个速度,战争拖延到年底,在乌克兰有更多先进装备下,外界估计俄军伤亡可能会超过10万人。

若从双方兵源与武器装备2个角度有限的观察,胜败之数早已在俄方闪电战失败时便已出现,普京既然未能在后来的几个月中扭转形势,胜利的机会之窗已经缓缓关上,势必要吞下败战的羞辱了。

俄盟友众叛亲离

今年年初,俄罗斯向其长期以来的盟友哈萨克斯坦派遣了2,000多名士兵,帮助镇压当地的反政府暴力骚乱。六周后,当俄罗斯军队冲进乌克兰时,哈萨克斯坦曾有机会通过支持这一入侵来报答恩情。助镇压当地的反政府暴力骚乱。

维和人员于1月从哈萨克斯坦返回俄罗斯

但哈萨克斯坦并没有这么做。

反而,哈萨克斯坦同与俄罗斯南部临近的几个中亚国家一起,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问题上保持中立,使白俄罗斯成为唯一一个全面支持俄罗斯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已承诺执行西方对俄制裁措施,表示将通过绕过俄罗斯的路线增加对欧洲的石油出口,还增加了国防预算,并接待了一个旨在拉拢哈萨克斯坦更倒向美国的美方代表团。

俄罗斯与其在中亚的最大盟友愈加疏远,这对俄总统普京来说是意想不到的挑战。在苏联解体以来的几十年里,俄罗斯一直努力通过与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结成军事和经济联盟,以维持对整个中亚的影响力。其中最主要的是哈萨克斯坦,这是一个国土面积比整个西欧还大且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俄哈两国边境线长达4,750英里(约合7,644公里),是仅次于美加边境的世界第二长边境线。

俄哈两国关系正因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发生改变,乌克兰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与哈萨克斯坦有许多相似之处。根据对哈萨克斯坦现任和前任官员、议员和分析人士的采访,现在哈方正重新考虑俄罗斯在哈外交政策中的特权地位,并发展同美国、土耳其和中国等国家的交往。

6月份,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飞抵俄罗斯参加了普京在圣彼得堡举行的重要经济论坛,托卡耶夫当时的表态就说明了上述转变。他在与普京共同出席该论坛时表示,哈萨克斯坦不会承认乌东顿巴斯地区俄罗斯支持的两个分离州独立。普京称他解放了该地区。当论坛的会谈主持人询问西方是否在向哈萨克斯坦施压时,托卡耶夫避而不答。

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

哈萨克斯坦议员Sayasat Nurbek引述了一则有关花栗鼠身上如何出现条纹的西伯利亚童话故事来解释哈萨克斯坦行事的理由。故事说,一头熊和一只花栗鼠是朋友,熊心情很好,摸了摸花栗鼠的背,但它的爪子把花栗鼠的背给抓破了。

Sayasat Nurbek

Nurbek说:“这个故事的寓意是:如果你跟熊是朋友,即使你是他最好的朋友,即使他心情很好,背后也要小心。”

7月初,哈萨克斯坦财政部公布了一项指令草案,将遵循西方制裁措施,限制对俄罗斯的部分出口。

哈萨克斯坦的这一立场激怒了一些俄罗斯人,尤其是考虑到俄军曾帮助镇压了今年1月哈萨克斯坦多地因天然气价格上涨而爆发的和平抗议活动,后来抗议演变成许多哈萨克斯坦人眼中的精英之间的权力之争。

“哈萨克斯坦人,你们这叫忘恩负义。”俄罗斯国家电视台节目主持人Tigran Keosayan在4月底说。“仔细看看在乌克兰发生的事情......,如果你们认为可以狡猾地逃脱,并且以为不会出事,你们就错了。”

哈萨克斯坦人早已习惯了这种措辞。哈萨克斯坦约20%的人口是俄罗斯族,俄罗斯民族主义者长期以来都声称哈萨克斯坦的北部地区是俄罗斯领土。

2014年,在俄罗斯吞并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地区之后,普京曾表示,哈萨克斯坦在苏联解体之前从未拥有过国家地位。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普京的这番话受到重视,特别是考虑到哈萨克斯坦是唯一与俄罗斯接壤的中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都位于哈萨克斯坦以南。这些中亚国家都不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乌兹别克斯坦曾公开表示不会承认乌分离地区顿巴斯为独立国家。

所谓前车之鉴,唇亡齿寒,就是这个意思吧。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


Powered by avmh46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