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22
08

除了被做空外 名创优品还有别的烦恼

发布日期:2022-08-10 05:51    点击次数:155

  

  文 | 新浪财经 徐苑蕾

  当地时间7月26日,Blue Orca Capital(蓝鲸资本)发布针对名创优品的做空报告,直指商业模式作假、董事长挪用资金、零售下滑三大要点。对此,名创优品早间发布公告回应,称该报告毫无依据,并已成立独立委员会监督独立调查工作。

  有业内人士对新浪财经表示,做空机构的观点核心针对名创优品的业绩真实性,理据上有一定支撑,对于投资者判断名创优品的未来成长性可能会造成负面影响。

  受到疫情的影响,近两年来,名创优品面临着消费疲软、供应商成本波动等多重压力。自2019财年起,名创优品的营收增长开始放缓或出现负增长,而亏损额则持续扩大。此外,名创优品的单店年化收入和客单价也在连续下滑。

  董事长挪用资金?做空报告直指三大要点

  Blue Orca Capital做空报告称,称经过七个月的调查发现,名创优品对其核心商业模式作假,“公司声称拥有轻资产、高利润的独立加盟商模式,但实际上,有数百家门店由公司高管或与董事长关系密切的个人秘密拥有和经营。”同时报告指出,名创优品董事长在不正当交易中作为中间人,从公司挪用了数亿元。

  Blue Orca Capital还把名创优品定性为一个“衰落的品牌”。做空报告称,名创优品收入比2018年峰值下降了40%,新冠疫情前已有大规模关店潮,加盟费在过去两年下降了63%。

  7月27日早间,名创优品发布公告回应,称该报告毫无依据,且包含有关公司资料的误导性结论及诠释。公司董事会正在审查该指控,董事会决定成立独立委员会,旨在监督就该报告中相关指控所开展的独立调查工作,适当时将聘请独立专业顾问协助独立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做空报告的发布时间距离名创优品7月13日登陆港交所仅过去2周左右。不过在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看来,名创优品被做空的时间点与港股上市关系不大,更大的可能性或与中概股近一年来的股价低迷有关。

  “根据我们的统计,近一年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公司股价平均下跌了70%-90%,在此背景下,中概股公司容易被一些做空机构攻击。”黄立冲说道。

  事实上,自2020年10月上市以来,名创优品的美股表现也经历了过山车行情。在2021年初创下34.79美元/股的历史最高价后,名创优品的股价一路下跌,在美股上市不到2年时间内,市值蒸发7成。

  做空报告发布后,截至美股26日收盘,名创优品报6.13美元/股,跌14.98%,总市值约19.41亿美元;27日,港股名创优品报12.46港元/股,跌10.87%,总市值约158亿港元,创港股上市以来单日最大跌幅和股价新低。

  对于做空报告的影响,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做空机构的观点核心针对名创优品的业绩真实性,比如与高管有联系的加盟商门店,虽然这本身不违法违规,但是却与公开宣称的信息存在差异,可能存在披露不透明甚至是误导投资者等问题,这对于投资者判断名创优品的未来成长性可能会造成负面影响。

  在资本圈,Blue Orca Capital也被称为“杀人鲸资本”,该机构以做空而闻名。近几年来,拼多多、新氧、中国飞鹤、万国数据等多家中概股公司都曾遭到该机构的做空。

  沈萌表示,Blue Orca Capital既不是第一次针对中概股发布做空报告,也不是只做空中概股,虽然并未每次都成功,但是其披露的部分中概股问题在此后确实有所暴露,部分做空内容存在一定合理性。

  以中国飞鹤为例,2020年7月,Blue Orca Capital发布的做空报告认为,中国飞鹤夸大了婴儿奶粉的收入,直指中国飞鹤盈利能力存疑。而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飞鹤确实出现营收增长放缓、归母净利润下滑等现象,一定程度上反映出Blue Orca Capital当时提到的诸如成本过高、可持续性欠优等问题。

  加盟模式不可持续?单店收入及客单价下滑

  做空报告所质疑的加盟商模式,一直以来都被名创优品视为“杀手锏”。截至2021年末,名创优品国内加盟商已经有850余家,并经营着3146家“名创合伙人门店”。

  所谓的“名创合伙人门店”,简单来说,就是采取了“类直营加盟模式”,加盟商负责资本开支与运营费用,但对门店没有掌控权,名创优品则负责门店具体运营,管理货物库存链条等,最后双方根据不同品类的比例来分享营业额。

  这种轻资产的模式,帮助名创优品前期快速完成扩张,占领市场份额。2019年,名创优品董事长叶国富还提出了“百国千亿万店”目标,计划2022年在全球实现万店。在此目标下,2019-2021财年,名创优品加盟店数量净增加数为209家、225家和406家。

  不过随着扩张进程的深入,近年来,名创优品的门店收入和客单价均出现连续下滑。2019-2021财年,每家名创优品门店的平均年化收入为280万、240万和250万,平均客单价为34.8元、34.6元和34元。

  这意味着,对于加盟商来说,生意并不那么好做了,尤其在疫情冲击下,国内消费疲软,回本周期将会进一步拉长。

  根据《财经》的报道,在疫情侵袭后,名创优品已经降低了加盟商的成本。2020年之前,所有加盟商一年都要缴纳特许商标使用金8万元,货品保证金75万元。政策调整之后,市级特许商标使用金降为2.98万元,县级降为1.98万元。货品保证金,市级降为35万元,县级为25万元。

  而从名创优品的角度来看,除了需要面对零售下滑的趋势外,还要面临来自上游供应链波动的压力。名创优品不自建工厂,商品均采购自供应商或委托代工厂生产,并通过缩短账期、批量订单等方式争取较低的成本。

  但是由于疫情影响,部分原材料价格上调,供应商或不得不提高名创优品的拿货价。名创优品在港股IPO招股书中就提到,这或会大幅增加公司的销售成本。一个可以留意的数据是,2021财年,名创优品的毛利率为26.8%,较2020财年的30.4%下滑约4个百分点,相当于2019财年水平。

  整体来看,近年来,名创优品的营收增长出现放缓甚至负增长,而亏损额则持续扩大。2019-2021财年,名创优品分别实现营收93.95亿元、89.79亿元及90.72亿元;同期年内亏损分别为2.94亿元、2.6亿元及14.29亿元,三年来合计亏损近20亿元。

  而为了应对疫情冲击和消费疲软,名创优品也做了很多尝试。一方面,公司试图推出更多新品类,比如力推旗下另一潮玩品牌TOP TOY以提振在年轻群体中的人气。另一方面,名创优品也大力尝试线上转型,试图通过短视频、直播等新流量扭转局面。但这些动作是否能带来新的改变仍需观察。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蒙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


Powered by avmh46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